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猪兼强坦言经营困境 广深多名学员无法正常练车

  “学车就找猪兼强”,这样的广告语在广州、深圳的街头偶有看到。不过近几个月以来,这个广告语提到的主体——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猪兼强”)却出现多名学员“练车难”的情况。

  11月20日,猪兼强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猪兼强学员后续安置方案说明》提到,公司受困于诉讼结果未出、融资增资未到账等,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导致学员无法正常练车。当询问到上述情况预计何时取得新进展以恢复公司正常运营时,猪兼强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也在关注两项事宜的相关进展,但是暂未有确切时间。

  早在2019年8月,本报记者就曾报道深圳猪兼强多个训练场临时关停的情况。当时猪兼强方面表示,其他分公司都在正常运作,总部也正全力协助深圳分公司解决问题。而至今约三个月时间,猪兼强在广州也遇到了同样困境。就目前公司经营局面,上述猪兼强内部人士表示,除了广州、深圳以外,其他地区学员正常练车考试,不受影响。

  广深经营遇阻

  对于猪兼强方面提到在广深面临的经营困境,了解猪兼强近期发展的人可能并不意外。

  2019年7月末,猪兼强便发布《关于深圳猪兼强的情况说明》,提到由于内部原因导致学员学车进展缓慢。多家媒体报道也提到,因4000万元资金遭冻结,深圳猪兼强无力及时向学员发放注册流水号,且暂停招生。

  8月上旬,本报记者随机走访了深圳猪兼强官网提到的5个训练场,仅在公明训练场附近找到猪兼强知情人士。当时,有知情人士提到“深圳可供猪兼强学员正常训练的场地约剩5~6个”。而此前深圳猪兼强公众号的“报名学车”链接中介绍,深圳猪兼强覆盖了深圳52个训练场。

  无独有偶,到了9月初,猪兼强发布《关于广州猪兼强的情况说明》,提到由于内部管理调整、场地调整等原因导致学员的培训进度稍有放缓。随后到了10月下旬,猪兼强也宣布办公场地暂停运作的消息,“猪兼强总部所在的天河区慧通产业园租期到期不予承租,即日起公司暂停此处办公”,并提及广州有两处训练场暂停招生的事宜。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猪兼强两次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第一次在2016年9月上旬,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而被列入,随后在2016年10月下旬移除;2019年10月21日,再次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了解,猪兼强方面针对广州继续学车(接受委培形式)学员、广州继续学车(不愿接受委培形式)学员以及广深两地退款学员给出了三个安置方案。

  对于深圳退款学员,此前猪兼强方面提到会在与学员签订《合同解除协议书》次日起的30个工作日内进行相应退款,预计3~5个月内可处理完毕所有学员的问题;对于申请退款的广州学员,将在2019年11月20日前办理退款。

  不过,在此次安置方案说明中,猪兼强方面提到,对于已签订《合同解除协议书》《退款承诺函》以及需退款学员,因目前融资未能如期到账,暂无法支付退款费用。但公司正在全力开展自救,后续运营恢复正常、财务状况好转后,学员可凭借欠款单,由公司陆续退还相应费用。

  除了退款学员外,针对继续学车的广州学员,猪兼强保留了个别训练场地;而对于部分接受委培形式的学员,则由学员根据自身情况做出选择,猪兼强方面按照科二加科三1200元,科三800元的标准开具相应的培训费用欠款单给学员。值得注意的是,与退款学员一样,这类学员的资金到账需要在猪兼强运营恢复正常后凭欠款单领取。

  诉讼案件引连锁反应

  曾估值数亿的知名互联网驾培平台,如今正遭遇成立至今的最大危机,而这场危机竟由一场法律纠纷引起。

  对于目前经营困境,猪兼强方面再次解释道,公司从2019年3月开始受困于诉讼,至今结果未出,股权及资金仍处于冻结状态;此外,融资增资也迟迟未能到账,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资料显示,2019年来猪兼强便与深圳市卡尔迅实业有限公司存在多起纠纷,包括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和企业借贷纠纷等。

365bet官网真假  回顾猪兼强成立之初,发展速度可谓出乎驾培行业人士的预料。猪兼强官网显示,2014年9月猪兼强正式成立,2016~2017年两年内完成了A轮、A+轮融资,2018年完成了B轮融资,获得广发信德、文投创工场、浙银资本、同创伟业、兴业国信等多家国内知名投资机构的支持。据了解,猪兼强在完成A轮3000万元融资不到一年后,完成A+轮高达1.2亿元融资。

  从扩张情况来看,早在2016年3月广州猪兼强月度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在“猪兼强”成立后的5年间,品牌号称覆盖广州、深圳、上海、东莞、武汉等多地,坐拥20多万学员。

  猪兼强方面此前曾公开提到,从收购教练车,到聘用自营教练,再到控制驾校,猪兼强都花费巨大的资金投入,与传统的驾校挂靠教练式的玩法、大部分互联网驾校平台式的模式,都截然不同。2017年初,成立不到3年时间,猪兼强就对外号称投入超过了3.8亿元的品牌营销费用;并在广州就快速地铺开了20家实体训练场,作为自己的学车训练场。

  从互联网驾培平台普遍发展规律来看,不久前曾有驾培行业专家向记者表示,如果互联网驾培平台招生不够则无法有效盈利,但是招生过多又培训不过来,竞争激烈时甚至需要用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招揽学员。“平台运作良好时暂不会出现风险,一旦资金链断裂或者缺乏投资,平台就很容易面临破产倒闭。”

  此前,趣学车安全驾驶研究院、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驾校联合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驾培行业蓝皮书:中国驾培行业发展报告(2018)》提到,从2017~2018年行业发展进程中发现,“互联网+”正在全面渗透驾培行业,包括驾校、教练、学员及监管部门。然而在互联网驾培平台不断涌现的情况下,行业洗牌非常激烈。

  与此同时,也不能否认互联网驾培平台的入局对行业的积极影响。上述驾培行业专家提到,此前驾培行业处于政策封闭垄断的阶段,当中出现服务意识淡薄、吃拿卡要等不良现象。互联网驾培平台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刺激传统驾校去掌握新的营销方式。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365bet官网 世 杯投注_365bet正版_澳门365bet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